• 設為首頁   加入收藏




    首頁>>新聞詳細
    “寒冬”之下也有分化 私募股權基金“好殼”正漲價
    中國基金網 時間: 2018-09-11 06:35:16 來源:每日經濟新聞 李蕾 實習記者 任飛

    [中國基金網11日訊]

    近日,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了解到,“私募殼”目前的交易價格已經是幾十萬元到上百萬元不等。其中,管理產品凈值達到1以上的“殼”,已有賣方要價130萬元。與此同時,由于投資業績欠佳,部分機構急于剝離該業務,不惜清盤求轉讓私募牌照。

    在市場人士看來,“募資難”或倒逼投資行業進入優勝劣汰的洗牌期,一些投資及風控實力弱小的企業將逐步退出市場,由此催生出的“借殼代持”也在市場中上演。

    專業人士則提醒道,代持協議對投融資雙方都存在一定的風險,需要在實踐中更加謹慎,并采取一定的防范措施。

    績差私募清盤“賣殼”

    近日,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從北京、深圳等地的投資咨詢公司處了解到,他們手中有諸多一手牌照待轉。值得關注的是,在這些牌照里,有的因為資質優良能賣個好價錢,有的卻因為經營不善而不得不清盤轉手。其中,深圳某“私募殼”中介手里的一家公司引起記者的注意。這家公司注冊地在廣東,成立于2016年1月,登記時間是2017年1月,目前有一只基金在運行,但在產品狀態一欄寫著“可隨時清盤”。該中介解釋說,主要是因為該公司經營不善,急需轉手,“只要找到買方,他們可以盡快完成清盤。”無獨有偶,另一位北京“私募殼”中介也坦言,他們在幫一家深圳的公司做牌照轉讓,“這家公司去年底完成備案,發了一只產品后效果不佳,在今年6月做了提前清算。”

    事實上,在兩地中介給記者查閱的清單里,登記時間為近一年內的不在少數,奈何剛開始運營就遭遇清盤瀕臨倒閉,令人唏噓。在市場人士看來,這是因為當前環境令很多中小微機構難以自負盈虧。

    深圳某PE投資經理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,投資業績不佳的小機構很難從LP那里募到資,在對后市整體行情悲觀的預期下,LP也會更為傾向于選擇大型知名投資機構。“加之前段時間部分大型私募紛紛下調了管理費,令小型投資機構的資金來源進一步受阻。”

    清科研究數據顯示,2018年上半年,中國股權投資市場共新募集1318只基金,同比下降17.7%;已募集完成基金規模共計3800.23億元人民幣,同比下降55.8%。另有數據表明,上半年,國內VC/ PE完成募集基金425只,同比下降19.51%;完成募集基金規模341.2億美元,同比下降74.59%,僅相當于2017年全年募資金額的28.74%。

    另一位私募股權基金合伙人也坦言,今年明顯感覺到“募資乏力”。他提及,經過前幾年的爆發式增長,投資行業到了優勝劣汰的洗牌期,這會加速私募行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一大批不具備核心競爭力的資產管理機構將退出市場。

    “殼”價高達130萬元

    盡管“募資難”促使整個行業馬太效應進一步加劇,但即將退出的私募股權基金的牌照依舊備受市場追捧,那些“渴求”牌照卻不得的新市場進入者,也一度助漲了“私募殼”交易的活躍度。

    華南一位私募人士對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表示,新老交替在業內是很正常的一件事,隨著私募行業的不斷發展和完善,存量“殼資源”也為行業的創新發展提供了基礎。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(以下簡稱協會)數據顯示,截至2018年6月底,已登記的私募股權、創業投資基金管理人14309家,已經備案的私募股權投資基金25883只,基金規模為7.2萬億元;創業投資基金5693只,基金規模為0.75萬億元。

    不過,前述北京“私募殼”中介告訴記者,自從備案要求嚴格之后,私募牌照就成了稀缺資源。“現在報價還算平穩,不算太高,想要幾十萬元的也有,上百萬元的看資質。比如產品凈值達到1以上了,大部分價格可能就在130萬元左右。”

    “但是名稱還得沿用之前牌照備案過的名稱,基本上沿用牌照原機構的口碑繼續發產品。”該中介表示,如果更改名稱,則會被重點關注,會審核注冊股東、實際控制人的變更,若不是原公司股東內部結構的調整,“(審核)往往會延6個月的時間,那樣的話牌照就一文不值了。”

    這是因為按照協會2016年2月發布的《進一步規范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記若干事項的公告》,私募基金公司登記成功以后,6個月內必須發行備案第一只產品,否則將被注銷私募基金管理人資格。所以,“私募殼”的轉讓難度不容小覷。但據記者了解,并非所有的買方均要待轉讓事宜完成后再發產品,而是期望盡快發產品而與賣方商量簽訂代持協議。

    “代持是股東、法人代持,但是投資總監、風控總監還是要變更成您那邊的人。”前述深圳“私募殼”中介商說。

    前述北京“私募殼”中介商也表示,可以幫助雙方做代持,“我們提供風控,或者讓一個高管增持這個產品進去,然后再操作公司的變更。”該中介商透露,目前代持費用大約是按照一名高管代持收3000~4000元不等,但需要同牌照一同支付費用。

    不過,此舉也引發諸多爭議。經濟學家宋清輝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,這可能會給投資者帶來合規風險、法律風險、代理人道德風險等潛在問題,跟監管精神相違背。

    另一位國內某知名基金行業研究員也表示,雖然今年已經出臺了一些對于代持的監管制度,但因為代持有部分都是口頭非書面協議,確實比較難完全杜絕。該研究員坦言,風險方面大家沒有太多分歧,對于簽訂了的股權代持協議的法律效力,法院主要依據《公司法司法解釋三》第25條的規定,即只要沒有合同無效的情形,一般會認定代持協議有效。但從最近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幾個有關股權代持的案例來看,其審判思路更加趨向于保護社會公共利益,許多代持協議會因被認定為違反社會公共利益而無效。同時,代持協議對投融資雙方都存在一定的風險,需要在實踐中更加謹慎,并采取一定的防范措施。


    微博 微信
   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直播